县域居民发展程度评价与排名-山东大学县域发展研究院
丛书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成果 >> 丛书出版 >> 正文
县域居民发展程度评价与排名
发布时间:2017年04月20日 13:39    作者:黄凯南、段昊    点击:[]

摘要:

县域是以县级行政区化的地理空间范围,县域发展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重要和基础组成部分。改革开放以来,县域竞争也构成了中国高速增长独特的引擎,为中国超常规发展提供强劲动力,也为理解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经济奇迹提供独特而又重要的视角。随着中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五位一体”总体布局的指导下,中国正在致力于加快推动发展模式的成功转型,增长动力尝试从要素和投资驱动转向创新驱动,增长速度从高速转向中高速,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转向质量效率型,开启“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中国发展模式面临着转型升级的巨大压力,挑战中蕴含着新的发展机遇。毫无疑问,作为最为基础、有机和完整的发展单元,县域发展模式的转型升级是整个国家转型升级的重要驱动力和基础支撑,大量制度改革都发生在县域,县域也成为全面深化改革的主要阵地。

这一波以“提质增效”为内涵的转型浪潮有别于之前以“规模和速度”为特征的产业扩张与转移,在大量产能严重过剩的时期,各县在承接发达地区产业转移的同时也承担了这些产业转型升级的压力。过去依靠大规模招商引资和各种显性隐性优惠政策的竞争策略已经不合时宜。如果还延续之前的发展策略,产业趋同和产能过剩将进一步加大,体制固化的资源错配在短期内能够制造大量低质低效的GDP,也会加速积累甚至成倍放大长期经济增长的系统性风险。国内外发展环境的快速变化迫使县域必须系统性地更新原有的发展理念、思路、方式和模式,立足资源禀赋优势,遵循市场发展规律,发挥体制优势,协同市场和政府的力量,科学甄别和发展能够形成动态比较优势的特色产业,以产业转型升级带动以人为本的新型城镇化,促进城乡协调发展。

在新形势下,县域发展需要因地制宜,既要立足自身资源禀赋优势,又要放眼全球整合资源,通过创新驱动弱化和摆脱各种发展约束。这意味着对县域发展绩效的评价也必须多元,尤其是对县域间横向比较必须充分考虑各个县域的资源禀赋特征、发展历史和发展条件等因素。简而言之,县域间横向比较的先决条件是可比性,这是构建指标体系的出发点。例如,在特定的发展时期,如果用总量GDP来衡量工业县和农业县的发展绩效显然是不科学的。在设计经济绩效评价指标上,我们主张将工业县和农业县区分开,两类的发展速度、规模、方式和路径存在较大区别。鉴于县域的空间特征,一些衡量更大区域(如国家或省域)发展的指标可能并不适合用在评价县域发展上。例如,产业结构的指标。对于较大区域的发展体,存在一个有效率的产业结构,但是,对于一个县域而言,从事一些符合自身比较优势的产业则更为有效。如果硬性考核县域的产业结构,容易出现县域间产业趋同和结构趋同,从更大区域来看,产业分工与合作效率会下降,资源配置效率也会下降。

目前,尽管不同机构对县域发展进行了不同方法的评估,但其评价动机、评估方法、评估结果与数据来源都值得商榷。作为985高校独立的科研机构和立足于创建全国一流的县域发展智库,山东大学县域发展研究院尝试在新的发展理念下构建一套县域发展绩效的评价体系。目前,这套评价体系主要涵盖三个主要发展指数:居民发展指数、工业县发展指数和农业县发展指数。对于工业县的发展,主要注重考察工业的转型升级能力;对于农业县的发展,主要注重考察农业的特色化、专业化和产业化。

本项报告是系列报告的第一部,是对全国居民发展指数的研究,集中评价居民发展水平。本项研究具有如下一些特点和创新:1.首次从人的发展视角来评价县域发展,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终极目标,县域间具有可比性。该研究视角也体现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的建议》中阐释的经济社会发展需要遵循的首要原则,即坚持人民主体地位;2.首次对全国除港澳台之外几乎所有的县进行的县域评价,对全国1926个县、县级市、自治县、旗、自治旗(受数据所限,未对江西省共青城市、西藏自治区双湖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北屯市3个县市进行评价)0F[1]的居民发展水平进行了综合评价;3.评价方面包括收入、教育、和生活质量。之前大多数对县域发展的研究,过于强调经济方面的发展程度,忽视了教育和生活质量等对人的发展至关重要的因素,其评价结果有失偏颇。本研究的结果呈现了收入、教育和生活质量的不同的地理分布规律,发现收入、教育和生活质量,并不是绝对正相关的。县级政府除重视经济发展之外,还应均衡发展当地教育,全面提升当地居民生活质量。特别是大量外来务工人员聚集的经济发达县市,更应当加大对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的投入,以实现本地居民和外来居民的公共服务和社会福利的均等化;4.测重人均指标,兼顾总量规模效应。由于研究目的是考察居民的发展水平,本项目研究中大量指标都侧重人均指标。考虑到居民福利也受到总量规模效应的影响,尤其是公共服务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弱排他性和弱竞争性的公共物品总量供给对居民生活质量的影响,指数编制明确考虑了公共财政支出的总量效应,这使得指数能够更加客观地反映居民的发展水平。

 本研究的结果呈现了中国县域发展的不平衡性。一方面,全国大量的县在收入、教育、生活水平方面发展不平衡,难以保证居民的全面发展;另一方面,全国县域发展呈现明显的区域的不平衡性。发展落后的县在空间上呈连续分布,体现为成片的不发达区域。在十三五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消除区域性的、系统性的落后现象是目前各级政府面临的严峻挑战。本研究分析了县域发展的空间特点,提出了解决县域发展不平衡性的政策建议。


关闭